爱游戏登录入口

第549章:风雪起

        

寒风呼啸,呜呜的声音在窗外不断的响起。 

        

一片片鹅毛大雪在风中纷飞,被撕碎撕裂,白茫茫一片遮挡着人的视线。 

        

这般大雪寒风之下,路上行人稀少,平日里摆摊的也缩回了自己的板房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

房屋内外的温差足有五十多度六十度,加上这寒风大雪,让人更加的不愿意出行。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即便是这样的天气,依旧有人走在风雪中,或是工作,或是散心,或是纯粹的无聊。

        

而获得了上级指派的部队人员更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,越是这种时候越要认真小心,防止对方突然行动让他们措手不及。若是因此让对方跑掉,他们非受到处分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

指挥中心处,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踱着步子,对着周围的众人道:“都仔细一点,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细节,任何一个可能。” 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方不是你们以前接触过的那些匪徒,他们更狡猾,更强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们必须有更充足的耐心才行,即便是平日里觉得不可能的区域也要反复的探查,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明白!”

        

室内的回答响亮,一些人盯着眼前的屏幕,看着上面的信息;另一些人则不断的和外面正巡逻的部队联系,相互传递信息,保证畅通和人员的整齐安全。 记住网址m.lqzw.org

        

 这两天来,他们一直如此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

只是今天,上级进行了催促,似乎在其他的地点发现了一些人的痕迹,看起来似乎要汇合勾连。

        

 而且今天早上,似乎发现了他们行动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

接到消息的几人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,不由加派了人手,并屡次提醒他们仔细的进行观察查看。

        

虽然大雪影响视线,但雪天里突兀出现的人影也更容易观察,更容易发现。对方如果真的有行动,这便是一个最好的发现他们,捉住的机会。 

        

中年人踱着脚步,面上平静,但手中没点燃的烟已经不知什么时候掐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虽然早就知道其他地区在他们手上吃过憋,但没想到对方如此的难缠,对这里的熟悉要比他们还要强上许多。 

        

“报告!”

        

 “镜泊湖方向发现踪迹!” 

        

突然扬起的声音让在场的众人都是精神一振,中年人更是匆忙走过去:“在哪?” 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里。”说话的男子指向屏幕,那里正有从镜泊湖巡查的人员传回来的照片:“这上面显示了人影虽然只有一个衣角,并未完全看到人体,但从这些连续的照片上能确认,确实是有人突然出现消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很好!应该就是他们了!” 

        

中年人长出一口气,刚要说话,便听到旁边的人同时发言: 

        

“报告!镜泊湖方向第四小队发现对方踪迹!” 

        

“报告!镜泊湖方向第七小队发现对方踪迹!” 

        

 中年人面色一肃,立刻飞快道:“告诉他们跟上对方,不要被甩开了,我立刻向上汇报。只要吊住对方就可以,不要做多余的事,对了,注意安全!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明白!”

        

 他随后飞快的吩咐其他几队后,才拿出手机,拨出号码:“报告,已经发现对方踪迹,在镜泊湖方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

张书文收到消息,立刻转头看向江宪:“江先生,我们发现了他们的行动踪迹。” 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哦?”江宪眉头微挑,立刻问道:“在哪里?” 

        

“据说是在镜泊湖西北方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镜泊湖!?

        

江宪和凌霄子几人对视一眼,微微有些惊讶,这个位置,这个点确实是有可能的样子。 

        

 东掌柜更是心头一动,暗道:“难道这次的目标就是在镜泊湖?” 

        

他暗自思量下,觉得也不是没有可能,毕竟镜泊湖除了湖本身,更是有一片地下森林,那片森林正是在镜泊湖的西北方向!里面虽然有一部分已经修建成景区,供游人游玩,但还有更多的较为原始的区域没有开发。  

        

 其中一些行人难以抵达的地点,是否有他们之前抵达地点的机关布置都犹未可知。

        

方位距离,种种情况共同思考之下,东掌柜觉得这个猜测怕是八九不离十。 

        

“江先生,我们行动吗?” 

        

东掌柜对面,一个身材高大匀称面容棱角分明的男子开口道:“他们在这里的可能性不小,如果错过这个机会,在找到就更困难了。” 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江宪摇了摇头,他看向不远处挂着的地图,缓缓道:“这里有官方帮我们寻找搜寻,不用急于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 “北掌柜,你追逐了龙天圣他们不短的时间,应该对他们有些了解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

高大男子北掌柜点了点头。  

        

 “那你觉得,龙天圣会这样毫无准备的暴露出踪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江先生的意思是,这一批人还是诱饵?还是误导?”北掌柜眉头不由的微微一皱:“确实,我已经到了这里,龙天圣和长生会发动的那些人应该也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们在本地应该也有一些人才对,让一些人作为诱饵对他们来说并不困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 “而且其实在一两天前,我们就抓了零星的一两个人。”江宪转过头对着他们道:“如果不是当时知道,龙天圣他们应该不会有动作,行动能力也会下降,当时说不定真的被骗了。” 

        

 “不过现在不同,这一次的动作,说明他们也真的要开始行动了。” 

        

“镜泊湖这个方位选得很好,也确实很像他们的最终目标,但我可以确认绝对不是。” 

        

不是镜泊湖?

        

林若雪和凌霄子之外的几人都相互看了一眼,从他们看的资料获得的信息来看,这附近最符合的应该就是镜泊湖了,不选这个还能选哪里呢? 

        

 “其实你们可以不用这么局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

江宪说着,伸手指向了地图上牡丹江周围:“不要因为我们在这,就认为他们的目标一定在这周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 “别忘了,对方一开始可是在大兴安岭现身的。” 

        

 北掌门面色霍然一变:“江先生,你是说他要走?要离开黑省?” 

        

旁边的张书文立刻道:“江先生放心,我们已经在各个卡口设立了巡视巡逻的,一旦发现有一丝可疑的人物就会立刻联络你们,让你们进行辨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正常的路径他无法离开。” 

        

“如果是这样的话……”北掌柜深吸口气:“那他只有一个选择,那就是走山路!从山路离开!”  

        

“冬季的山路,长途跋涉……”他面色有些难看,仿佛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:“即便他们是铁人也无法行进太远吧?就算他可以,那手下呢?”  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们的下一站一定不会在太远的地方。不然光是食物就是个问题。” 

        

江宪也微微点头又摇头,穿行在大山里,食物本身就是个问题。 

        

但对于龙天圣他们来说,能量棒,压缩食物在已经解决了这个最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

 至于取暖的问题,对于他这个曾经东三省的龙头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,那些大山他年轻时候不知道穿行过多少次,想凭借这个来困死锁死龙天圣并不现实。

        

但他行进中,确实需要补给。 

        

对自身的武器和装备,还有跟随自己不断汇合的一个个人。 

        

但这些都是之后的事情了,在这些方面只能指望官方的行动,个人根本无法拦截拦阻。 

        

 “即便他走山路,冒着风雪前进,也不是无迹可查吧。”江宪看向北掌柜:“这方面就交给北掌柜你了,对这里的地形地势你应该比我们了解,哪里是他们更有可能经过行走的线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北掌柜沉默了一瞬,点了点头道:“我明白了,这就去联系他们,让他们在山里查询,有线索就立刻汇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,我亲自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这话,他立刻匆匆离开。 

        

张书文等到北掌柜身影消失,才开口:“江先生,各个山路我们也有人封锁探查,没有必要让贝先生他们继续行动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一样的……江湖手段这些军人并不熟悉,他们的装备也不是最先进的,有时候遗漏会很正常。”江宪看着他认真道:“相反,他们这些人对江湖手段更熟悉,对这里地形也更熟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 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北掌柜早在十几年前就负责赊刀人东北区的行动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

他说话间看向旁边的东掌柜:“如果是龙天圣是曾经东北江湖的龙头,那北掌柜曾经也是这江湖中的阴影,他们对这里的地形和各方面的了解都要远远超出其他人。” 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们接下来,只要在这里等消息就好了。”  

        

他站起身看向窗外:“我相信,用不了多久,就会有一些信息传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

        

啪嗒……

        

一道轻微的声音响起,一道火焰从防风打火机中升起,又很快的闭合上。

        

拿着打火机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,他坐在调度室中,时不时的看向窗外,对讲机中每隔十几秒钟便有人汇报。这样往复不断,让人颇感无聊乏味。

        

 很多人即便强打精神,也不由得走神,但他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

 虽然手中摆弄着打火机,但耳朵十分专注着听着一道道讯息和汇报声,并在心里不断的报着下一个汇报者的编号和名字。 

        

  突然间,他那摆弄打火机的手猛然一停,三五秒后依旧没有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

他面色陡然一变,立刻拿起对讲机:“各小组注意,各小组注意!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第四小队并未汇报,第四小队并未汇报!”